<td id="BkdkX"></td><q id="BkdkX"><cite id="BkdkX"><button id="BkdkX"><small id="BkdkX"></small></button><map id="BkdkX"><mark id="BkdkX"></mark><li id="BkdkX"></li></map></cite></q><ruby id="BkdkX"><td id="BkdkX"></td></ruby>
  1. <audio id="BkdkX"><dl id="BkdkX"></dl></audio>
  2. <strong id="BkdkX"><em id="BkdkX"></em><span id="BkdkX"></span></strong>

  3. 七海新闻网|新闻|财经|船舶|海事|港口|船员|大图|人物|企业|指数|专题|潮汐
    注册 找回密码

    什么是新时代的“船王梦”?

    最近看到一些有关“世界船王”包玉刚先生百年诞辰的报道,其中中国水运报的“水运时评”给出了一篇“让‘船王梦’在新时代闪耀”的文章,其中对如何培育新时代的船王提出了三点看法:首先,政府应继续优化“孵化环境”。 其次,鼓励社会资本建设孵化器,探索新型孵化模式,为“船王”孵化提供资金保障。最后,打通技术供需对接通道,为“船王”孵化提供专业服务支撑。这里笔者给出三点不同的看法。

    水运业有自身的规律,自身的比较优势在恰当的经济社会环境和发展阶段下,就具备快速发展的可能。包玉刚先生之所以能够成为“船王”,一方面来源于特有的经济社会环境。新中国成立以来,香港作为中国大陆与国外联通的一个独特通道,具有通道的独占性,进而推动资源在弹丸之地集聚,再加之香港本地加工需求,使得很大程度上全国的海运对外需求都集中在了香港,这触发了香港海运业的兴盛。这样巨大的空间压缩效应具有阶段性,最近这些年沿海诸多地区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乃至自由贸易港,其实是对香港空间压缩效应的稀释。在资源分配越来越分散的情况下,要诞生海运界的“船王”变得越来越难了。另一方面则是包玉刚先生自身的经营之道,这包括家国情怀、融资能力、敢于冒险等方面。能够成为船王,一定有其独到的战略和战术能力,才能转化为不断的胜势。

    1、“船王”内涵将发生改变

    新的时代,“船王”这两个字的内涵将发生巨大改变,“船”将不再是曾经的船,而“王”也将不再是曾经的王。因而“船王”即便会有,也不再可能走包先生的老路就可“称王”。智能时代,船舶跟智能技术和智慧技术融合得越来越深,水运也会与其他运输方式乃至供应链融合得越来越深入,航运人对于“船”的认知也将发生改变,“船”仅仅是商业价值链的一环,很多时候搞海运可能不需要真正拥有一条船。这个时候,该如何定义“王”?可以不拥有一条船,但是也可能是船王,因为其可能通过特有的商业模式让市场中的船舶为我所用。在此意义上,“王”的内涵也将发生改变。曾经评价船王的硬性指标“船舶吨位”将会失效,营业额、利润、用户量等可能也不足以恰当表达一个企业的统治力,很可能还需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方面所衍生出来的新兴指标。也就是说,即便还会诞生“船王”,也将跟包先生完全不同的船王。具体会是怎样的船王,现在市场尚未给出答案。

    2、唯有家国情怀恒久不变

    包玉刚先生在事业上之所以能够做得这么成功,还要从核心价值观上去寻找逻辑。由于始终抱有不变的家国情怀,才有可能将事业一步步做大。因为有始终不变的家国情怀,事业成功后不忘回馈社会、回馈家乡,才能让事业走向更大的辉煌。包先生始终支持祖国建设,除捐献巨资为家乡兴建兆龙学、中兴中学、宁波大学外,还建造北京兆龙饭店、上海交通大学包兆龙图书馆、包玉刚图书馆,设立包兆龙、包玉刚留学生奖学金等。未来中国的经济社会环境将发生巨变,但企业家并非要像没有头的苍蝇一样乱撞,而是锚定一个核心价值,那就是家国情怀,就一定能够把企业做大做强。格物致知、正心、诚意、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,找到心灵不断完善的路径,不断在水运行业中真正创造价值,就可能成就与包玉刚先生比肩的成就。

    3、在市场中闯出一片天地

    新时代的“船王”一定是踩着新技术新模式的“风火轮”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而来。这样的发展势头(如果真能为社会创造独特价值),就很可能不在政府的视野中。政府可能为其创造宽松的发展环境,但是并不存在“孵化器”,因为经济社会也并不知道谁能成功,是否能成功是适应市场、满足用户以及相互竞争的结果,而不是孵化出来的。只要能够为经济社会产生真正的价值,具备快速迭代的能力,有足够高的城墙,就能够短期内形成压倒一切的优势。只有到了这个时候,才会对传统产业产生实质的影响,并对现有的法律法规标准规范等产生冲击。只要自身的力量足够强,就有资源去撼动现有的利益格局,创建自身的生态圈,从而形成新时代的、完全与过往不同的“船王”。真正的未来“船王”,应该是在一个法外之地野蛮生长,进而形成对现有规则的冲击力。冲破规则就会获得新生,冲不破规则将销声匿迹。所有现在的预测和预设,以及寄希望于政策扶持和孵化器培育等路径,不过还是原有道路上的修修补补,这完全不可能成为新时代“船王”的诞生路径。有本事的企业家,已经在开疆破土,那里还没有繁复的规则约束,还可以在发展的初期获得快速成长的机会。因而,真正的企业家应该去开拓蓝海,而不是在红海的市场中祈求政府为其创造一个“温床”。

    (本文首发于“港航视界”12月5日的同名文章)

    CNSS官方帐号

    我要评论(0

    更多专家

    谢燮
    谢燮,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经济政策与发展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,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区域经济学博士学位。在水运战略、水运政策、航运服务业、邮轮经济等方面具有较深研究积累,专注探索水运长远发展趋势与水运变革。参与《公路水路交通由传统产业向现代服务业转型战略研究》并获得中国公路学会一等奖,参与《长江黄金水道对沿江经济社会的贡献研究》并获得中国航海科技奖二等奖,参与《公路水路交通节能减排监测与考核体系研究》并获得中国公路学会三等奖,在水运类报刊杂志发表论文数十篇,出版专著二部,参与编著三部。

    更多他的文章

    更多《深潜WEEKLY》

    • 【深潜】拒绝下船 中国游客再成“网红”
    • 【深潜】从马士基看集装箱运输发展趋势
    • 【深潜】朴槿惠下台 三星集团何去何从
    • 【深潜】2016-2017海盗形势改善
    • 【深潜】中日韩船企“三国杀”
    • 集运市场:金鸡报“涨”
       

    更多专家专栏

    最新评论